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  • 输入验证码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欢迎您!!
  • 返回】 当前位置: 新闻直通车天天新闻
    • 锡物如金(项淼)
    • 发布者:xiangmiao1103 发布时间:2015-11-22 17:03 08
    • 锡物如金

      古人把铜、铁都称之为金,不知道锡器,是不是亦在“金”之列。我想应该没问题吧,锡字从金,所有的金属,几乎都是金旁的。

      锡的运用,最早似乎只是以合金的面目出现的。没有研究过春秋的铸剑是否用到此物,只晓得战汉铜镜里,是有锡镍成分的。锡有着白银一样的质地和光泽,合金中有了它,自然增加了亮度。美目巧笑,自怜之身影,皆可在镜中如花之现。并且,似乎也不太容易生锈。谁看到过锡生锈了?它只是在时光的侵蚀下黯淡发乌,而未见有红斑绿锈生成其上。

      锡物如金

      未知单独以锡铸器始于何时。明清时期它显然被广泛应用于民间。锡器质软,还不抗冻。据说到了零度以下,便会粉化。由此可以推断,它在温暖的南方更为常见。在金属的大家属中,金银被称为贵金属,铱钼等等是稀有金属。在咱们古代,其实铜的地位一向崇高,甚至长期贵过金银。那么锡呢?谁若以锡来打制一枚求婚的戒指,他的爱情多半会以悲剧而告终。锡无疑是“贱”金属,因为它软,硬不起来,而且可能矿藏也要远富于金银铜铁镍铅铱铂吧。

      百姓普遍使用它,是因为它价格亲民,打不碎,不生锈。即使瘪了扁了,不用锤打钣金,只需用手指捏捏即可恢复原形。人们还发现了它一个天大的好处,那就是,置放茶叶特别保鲜聚气。因此受到文人特别的喜爱。文人总是心高气傲,往往又怀才不遇,所以总是自比芳草瘦竹。像锡一类的贱金属,便似乎也与他们同病相怜,惺惺相惜。文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,春愁秋怨,形诸笔墨,除了素笺竹木,自然也不会放过锡器。锡的质地,与文人的内心一样柔软,方便施刻,运刀如笔。于是许多锡质的茶叶罐、茶壶、酒壶,上面都有了风雅诗文,有了梅兰竹菊。低贱的锡器,因此也就变得精致高雅,文静可人了。

      锡物如金

      时下造型古朴文气的锡罐,很受茶客高人的亲睐。锡的低贱身份,似乎正在悄然逆转。一只精美的锡茶仓,如果型好,年份好,并且还有好款好刻的话,其价几超金子。文化总是给世间物涂上一层金水,令其脱胎换骨非同凡响。几笔兰花,两行诗句,常常就如点金的魔棒。

      我喜欢锡器,其实最初还是贪图它的便宜。一只香盒,一个茶叶罐,在冷摊上,谁会注意到这黑乎乎的东西呢!其实,它简单的外形中,有着最朴素大气的内涵。它表现了实用器简洁的美。两只圆形香盒,当初我买下它们,真的只是觉得它们好便宜。只是便宜。但是,它们的价值在我眼里越来越凸现。它们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线条和造型,它们沉郁到乌黑的包浆,它们坐在案头那安静放松的样子,它们饱满的、古旧的气息,是那样的令我着迷。它们是亲切自然的朋友,是敦厚的乡亲,是不善言辞但心肠火热的邻居。甚至是盘腿打坐的老僧,甚至是沉默的哲人。

      甲午年我收到了两只“戴春林”款的长方形锡香盒。明代崇祯元年,扬州人戴春林开了一家香粉铺子,董其昌为其题写招牌。据说明清两代,戴春林香粉都是贡品。《扬州画舫录》说:“天下香料,莫如扬州,戴春林为上。”曹雪芹更是在《红楼梦》中,多次写到戴春林香粉香料,可见这个牌子,是多么的有名,多么的受欢迎。我这两个锡盒,比火柴盒略小,上有“戴春林监制”刻款,并一方小章。印文是“香盒”,还是“香宝”或“香室”,尚未能确定。两只香盒,从皮壳判断,一为清早(可能入明),一为晚清。虽然说锡器和银器一样,比较容易氧化,容易出现包浆。但是,这么沉着入里的深厚包浆,断代清早显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      转播到腾讯微博
      锡物如金

      为什么有着“国妆鼻祖”美誉的戴春林香粉,不用精铜和白银,不搞镶金嵌银,而选择“贱”金属锡为包装盒呢?我想,除了降低成本以便价格更为亲民之外,戴春林老板也许和我一样,是个对锡器情有独钟的人吧呵呵。

      经常可以在明清锡器的底部看到“点铜”的字样。所谓点铜,就是在锡里加入了少量的铜。“点”字用得真是生动,不仅说出了工艺特点,用量多少也给人以一个大致的印象。“点铜”两字里没有锡,但它实际上还是锡器。掺入了一点儿铜,它原本过于柔软的性格得到了改变。我十年前所买的一只印香炉,就有“点铜”的底款。它在锡器里,不仅显得比较的硬朗,而且在某种光线下,会隐隐地泛出一些黄色的光来。